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區外信息
  • 挪公款1.16億做自己的生意,國企老總賭贏交易賭輸人生

    時間:2019年09月24日  來源:檢察日報

    腦子活絡,這是江蘇省蘇州某電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施斌峰留給大多數人的印象。作為商人,施斌峰可謂聰明過人,總能敏銳捕捉到致富商機。可作為國企老總,施斌峰底線盡失,一次次賺錢機會不過是他利用職權損公肥私的鬼把戲。最終,聰明反被聰明誤,在貪污公款224萬余元、挪用公款1.16億余元后,施斌峰被送上了被告人席。

    近日,經蘇州市吳江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施斌峰挪用公款、貪污案在蘇州市吳江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施斌峰因犯挪用公款罪、貪污罪,被數罪并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

    價格波動掉下的肥肉他一口銜住

    靠的是手中的權力

    吳江某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集團公司”)是一家主營合成纖維的國有獨資公司,蘇州某電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交易中心”)系集團公司出資成立的有限公司。2013年2月,集團公司聘任施斌峰為交易中心總經理。

    2015年初,交易中心開始有采購大宗紡織原料乙二醇的業務。乙二醇市場交易活躍,流動性強,其現貨價格會受到各種因素影響,且經常在短時間內出現較大波動。施斌峰是個腦筋特別好使的人,他敏銳發現了乙二醇交易的特點,并通過研究掌握了一些價格波動的規律。

    何不自己成立一家公司,在乙二醇價格處于高位時向交易中心出售,等價格下跌時再低價采購回來?施斌峰想到了利用價格波動和時間差巧妙進行高拋低吸的生財之道。

    交易中心員工袁冬喜是施斌峰的同學,工作上很勤快,深得施斌峰的賞識,施斌峰還把他從業務員提拔為業務經理。考慮到自己是交易中心的老總,不便直接出面,于是,2015年初的一天,施斌峰跟袁冬喜提出了想找個人注冊成立一家化纖公司的想法。袁冬喜心領神會,言聽計從。兩人一番商議后,最終由袁冬喜用自己妻子趙某的名字注冊成立蘇州裕亞化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裕亞公司”)。

    裕亞公司成立后,乙二醇的市場價一直在每噸6000元的低位徘徊,施斌峰覺得價格太低,決定按兵不動。兩個月后,乙二醇的價格開始上漲。2015年5月,乙二醇的市場價格升至高位,施斌峰感覺下手的時候到了。

    根據交易的一般規則,乙二醇的現貨交易是當天交割,貨款當天交清。一般情況下,買方付款后若賣方延遲交貨,買方會與賣方商議推遲交貨的天數。在推遲交貨的過程中,乙二醇的價格如果下跌,賣方不僅要按照原合同總價進行交易,還要把因延遲交貨導致的差價補償給買方。

    2015年5月19日,施斌峰指使袁冬喜以裕亞公司的名義,與交易中心簽訂銷售合同,并由自己親自審批,約定交易中心以每噸7450元的價格向裕亞公司購買乙二醇3150噸,合同約定當天交付。

    一開始,不明就里的袁冬喜還問施斌峰要不要馬上采購乙二醇,以履行合同。施斌峰說價格有波動,等等再說。“一把手”發話了,袁冬喜自然照辦。為了在“形式”上履行合同,當天,袁冬喜拿著合同找到集團公司主辦會計周某,說做了乙二醇交易,貨物保存在交易第三方的倉庫里,要先付款,周某照辦了。

    就這樣,裕亞公司在沒有履行供貨義務的情況下,當天就收到交易中心支付的2300余萬元貨款。事實上,施斌峰壓根兒就沒打算按約履行交貨義務,他的目的就是坐等乙二醇價格下跌時低價買入交貨,從而堂而皇之地賺取差價。至于違約責任,施斌峰自然不會承擔。

    十多天后,乙二醇已經跌到每噸7000元左右,施斌峰遂指使袁冬喜重新擬訂合同。袁冬喜按其授意重新擬訂合同,分別以每噸6990元的價格購買3000噸,以每噸7450元的價格購買335噸,這樣合同總價維持不變,以此打消財務人員的懷疑。袁冬喜后將重新擬訂的合同交給集團公司財務,說供貨方延遲履行了,雙方按照市場價格重新簽訂了合同,財務人員也沒有多問。

    直到2015年7月,施斌峰感覺乙二醇價格跌得差不多了,便讓袁冬喜購買乙二醇交付給交易中心。這樣,僅兩個月的時間,裕亞公司通過高賣低買輕松地從交易中心賺取224萬余元差價。

    畢竟整個事情都是袁冬喜在忙前跑后,施斌峰拿到這筆巨款后也沒有忘記犒勞他。2016年初,施斌峰讓袁冬喜從裕亞公司的賬上取出10萬元,當場給其5萬元。2017年1月,施斌峰再次讓袁冬喜取走2萬元。這樣,施斌峰前后一共付給袁冬喜7萬元酬勞。

    “錢生錢”的生意他做得風生水起

    用的是國有資金

    施斌峰所在的蘇州市吳江區民營經濟發達,民營企業總數達6.6萬余家,位居江蘇省各縣區之首。前些年,民營企業融資難、向銀行借款門檻高,頭腦活絡的施斌峰一下嗅到了資金拆借生意的無限商機。于是從2014年起,施斌峰便開始做起了“錢生錢”的生意。

    事實上,施斌峰的資金生意是個無本萬利的買賣,因為他的背后有交易中心這棵“大樹”。通過他借出去的錢款大多是由交易中心“無償提供”的,而借給民營企業時,利息卻很高。但因為手續簡單、門檻低,很多急需資金周轉的民營企業主還是愿意找他幫忙。施斌峰的資金生意一度做得風生水起。

    2014年3月,吳江某織造廠老總劉某向施斌峰借款160萬元,約定利息為每天1500元。施斌峰采用編造虛假質押交易事由的手段,將交易中心代為保管的客戶保證金160萬元違規轉至其控制下的銀行賬戶,繼而轉借給劉某。同年4月初,劉某將160萬元本金和2萬余元利息悉數歸還施斌峰。施斌峰當即將這160萬元本金歸還交易中心,而2萬余元利息被其收入囊中。

    十多天時間輕松進賬2萬多元,施斌峰第一次嘗到“錢生錢”的甜頭,欣喜若狂,更加堅定了他通過此方法發家致富的決心。

    在2014年4月底開始的三個月里,施斌峰又接連接到幾個大單,總金額達到兩三千萬元。這一次,施斌峰專門偽造了二甘醇的貨物入庫證明,以其實際控制的蘇州喜慕供應鏈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喜慕公司”)的名義,向交易中心辦理質押貸款,并多次將3000萬元公款挪出,用于資金拆借和購買匯票等。

    2014年11月,喜慕公司的3000萬元貸款即將到期,施斌峰故伎重演,再次偽造了一份乙二醇的貨物入庫證明,以其控制的蘇州恒瑪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瑪公司”)的名義,從交易中心獲得了2450萬元的融資貸款,連同從其他渠道籌措的資金共3000萬元,一起匯入喜慕公司賬戶上,用于歸還上一次的貸款。

    2015年9月,當地某銀行的客戶經理周某向施斌峰介紹了一款名叫“投融通”的互聯網金融產品。施斌峰很感興趣,事后采用虛構債權債務關系的手段,以交易中心的名義向其實際控制的恒瑪公司、裕亞公司簽發商業承兌匯票,并將上述匯票以質押擔保方式通過銀行投融資平臺包裝成“投融通”理財產品,后指使本單位財務人員購買該“投融通”理財產品。

    就這樣,交易中心財務人員按施斌峰的要求,陸續將5858萬余元資金打到某銀行平臺,銀行扣除一定費用后打入施斌峰控制的恒瑪公司、裕亞公司。施斌峰將上述資金用于炒股票、購買理財產品,支付裕亞公司拍賣土地的資金、歸還到期的貸款等。

    2017年6月,施斌峰以其實際控制的蘇州賽友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賽友公司”)名義購買“投融通”理財產品的貸款到期。之后,施斌峰草擬產品購銷合同、貨物交割確認書,再次從交易中心挪出1000萬元。2017年8月,施斌峰再次采用相同的手法,以賽友公司名義,從交易中心挪出2500萬元。

    圍繞被告人身份及貪污罪構成

    控辯雙方展開激烈辯論


    案發后,裕亞公司上繳涉案款3156萬元(已發還交易中心),袁冬喜退出贓款7萬元。案件偵辦過程中,辦案機關查封裕亞公司賬戶資金562萬元。

    庭審中,控辯雙方圍繞被告人的主體身份及貪污罪構成等展開了激烈的唇槍舌劍。對于施斌峰的辯護人提出施斌峰不屬于國家工作人員的辯護意見,法院認為,集團公司系國有獨資公司,交易中心系由集團公司出資的有限公司,施斌峰的交易中心總經理一職,系由集團公司聘任,屬于經國有公司任命在國有控股公司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故應認定施斌峰為國家工作人員,符合貪污罪的主體身份條件。

    對于施斌峰、袁冬喜及其辯護人提出兩人不構成貪污罪的辯護意見,法院認為,施斌峰利用其擔任交易中心法定代表人、總經理的職務便利,故意在乙二醇價格下跌后交貨,從中謀取利益。結合施斌峰的供述,其讓袁冬喜以妻子趙某的名義成立裕亞公司,目的是利用其擔任交易中心總經理的職務便利,控制交貨時間從而賺取差價。上述犯罪行為與犯罪目的均符合貪污罪的構成,可以認定被告人施斌峰的行為構成貪污犯罪。

    被告人袁冬喜在簽訂合同時不知曉施斌峰的真實目的,但其作為交易中心乙二醇采購業務客服部經理,明知履行合同的正常程序,對施斌峰遲延履約賺取差價的行為有足夠的認知,但袁冬喜未履行客服部經理的職責,未向上級反映情況,且幫助施斌峰修改合同,在價格下跌至每噸6000余元時,購買乙二醇交付,后分得7萬元,故其行為亦構成貪污罪。

    法院同時認定施斌峰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挪用公款1.16億余元歸個人使用,進行營利活動,情節嚴重,其行為已構成挪用公款罪。

    2019年5月23日,蘇州市吳江區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施斌峰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40萬元;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并處罰金40萬元。被告人袁冬喜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零三個月,并處罰金20萬元。

    為錢豪賭

    賭贏了交易卻賭輸了人生

    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檢察院檢察一部檢察官

    沐惠娟

    施斌峰挪用公款、貪污案案發,很多人都說是個偶然。辦案機關初查的對象只是其挪用資金中的160萬元。在查賬過程中,通過不斷抽絲剝繭、層層深入,最終破獲了一個案值超億元的驚天大案。而在查明施斌峰延續了4年時間的挪用公款行為過程中,又發現了其貪污行為,真可謂法網恢恢,真相必定大白于天下。

    施斌峰也曾意氣風發、躊躇滿志。20歲出頭時,他畢業于國內某名牌大學計算機專業,先后參與籌建吳江某電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江陰某商品交易所,31歲已經成為蘇州某電子交易中心有限公司總經理、法定代表人。正是這么一個有著大好前途、腦子特別活絡的國有企業老總,最終卻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

    交易中心作為國有企業的全資子公司,天然承繼了國有的基因,作為國有公司任命的在國有控股公司中從事公務的人員,依照刑法規定,施斌峰應當認定為國家工作人員。交易中心旗下掌握了幾十億元的資金,自己幾十萬元的年收入,并不能讓這位年輕人滿足,在其位不得其利,施斌峰不止一次為此心生不平。

    對金錢的向往推著施斌峰一次次鋌而走險,他不但自開公司,利用職權賺取大宗商品的交易差價,還直接拿公家的錢做起了自己的貸款生意,挪用公款高達1.16億余元。

    其實,施斌峰的整個作案過程都跟一個“賭”字有關——賭放出去的貸款一定能收回來,即使收不回也可以拆東墻補西墻;賭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價格的波動,一定可以滿足高拋低吸的條件,從而賺取差價。從犯罪行為得手的角度看,施斌峰兩次都賭對了,兩次都成為大賺一筆的贏家。

    因為心存僥幸,自覺做得天衣無縫,施斌峰才拿自己的前途和命運做了賭注。可他恐怕不會想到,他為錢豪賭的時候,雖然賭贏了交易,卻賭輸了人生。

    不得不承認,施斌峰是一個頭腦聰明的商人,但他絕不是一名合格的國家工作人員,他的內心充滿了私欲,他的貪婪最終斷送了自己和下屬的大好前程。

    權力來自人民,必然用于人民。作為國家工作人員,放在第一位的永遠是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而不是個人的私利。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物質利益誘惑無處不在,無時不有,國家工作人員特別是手中握有經濟大權的領導干部、國企高管,更要頭腦清醒、站穩立場,切不可為了金錢而忘記職責和使命,忘記做人根本,否則僥幸贏得一時利,步入歧途悔終生。(記者 俞文杰 黃秀峰)

寧夏要聞更多

寧夏檢察公益訴訟助力打好黃河保衛戰

2019年1月,自治區總河長第三次會議通過《寧夏美麗河湖建設行動方案(2019-2020年)》,通過了檢察機關與水利部門共同制定的《“攜手清四亂保護母親河”寧夏專項行動實施方案》,以堅決態度打響新時代黃河保衛戰。

市縣動態更多

固原市舉辦學習貫徹《中國共產黨政法工作條例》暨掃黑除惡工作專題培訓班

近日,固原市委政法委緊密聯系政法工作實際,舉辦了學習貫徹《中國共產黨政法工作條例》暨掃黑除惡工作專題培訓班。 [詳情]

區外信息更多

挪公款1.16億做自己的生意,國企老總賭贏交易賭輸人生

近日,經蘇州市吳江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施斌峰挪用公款、貪污案在蘇州市吳江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施斌峰因犯挪用公款罪、貪污罪,被數罪并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 [詳情]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 收藏本站 | 聯系我們
主管主辦單位:  中共寧夏回族自治區委員會政法委員會      承辦單位:  寧夏法治報社
聯系電話:  0951-6136690    網址:  www.eazhim.live
技術支持:寧夏計算機軟件與技術服務有限公司
政府網站標識碼:6401000028    寧ICP備13001045
ba.90vs.com/ - 百度快照